www.0400900.com重庆首富暮年危机:债务压顶 旗下公


更新时间: 2019-11-04

  重庆首富尹明善一直在用自己的经历诠释这句线万巨款,54岁杀入摩托车行业,10年间便成为全国最大的摩托车商。

  66岁那年,尹明善拿出20亿元,誓言要打造出来一辆完全自主的轿车——力帆汽车。70多岁时,他将力帆带上市。

  然而,成功的天平没有再次向他倾斜,2019年第三季度,力帆股份巨亏26亿元,公司甚至被传要破产清算。

  直到大批债主上门追索,本该安享晚年的尹明善年,耄耋之际不得不开始学习如何拯救一家濒临绝路的企业。

  尹明善曾经总结过民营企业生存的“三不”法则,如今有一条他没有做到,让银行不高兴了。

  若不是重庆市政府紧急成立“债权人委员会”,要求各银行“不抽贷、不压贷、不断贷”,力帆可能早就倒在银行的断贷中。

  力帆的财务危机信号,早在2019年初就已经出现。不少力帆汇票持有人发现,由重庆力帆财务有限公司(下称“力帆财务”)承兑的银行汇票无法按期兑现。

  林凡告诉市界,“我们有50万元的汇票,2019年1月到期,打了一个多星期电话,才联系到财务公司,他们跟我说要延期三个月才兑付”。林凡所在的一家汽车零部件公司,跟力帆并无业务来往,这张银行承兑汇票是从客户手中转过来的。

  苦等三个月后,林凡决定走法律程序,才发现已经有不少公司起诉了力帆财务,这些银行承兑汇票大多数是由重庆力帆乘用车有限公司(下称“力帆乘用车”)出具,承兑人则是力帆财务,二者均为力帆股份旗下的公司。

  市界检索中国裁判文书网发现,已有30多家公司对力帆相关公司就票据问题提起诉讼,仅力帆财务涉及的资金就超过500万元,原告以汽车零部件供应商为主。

  10月初,平安银行一份文件在网上流传,其中提到力帆汽车等四家车企,在年底将进入破产程序,力帆的财务问题被引爆。

  破产传言可以澄清,债务压顶却已是不争的事实。昔日的合作伙伴纷纷拿起法律武器,试图维护自己的权益。力帆股份7月的一份公告披露,公司近12个月未披露的累计发生涉及诉讼(仲裁)的涉案金额已达到14.23亿元。

  到2019年第三季度,力帆股份资产负债率高达78%,在汽车行业中处于高位。179亿元的总负责中,至少有121亿元是带息负债,更为紧迫的是,其中90亿是短期借款,意味着力帆需要在短短一年内偿还。

  力帆股份的控股股东,重庆力帆控股有限公司(下称“力帆控股”)情况更为严重。力帆控股2019年债券半年度报告显示,截至2019年6月,力帆控股流动负债接近300亿元,因为融资困难已经有4亿元的借款逾期。

  力帆控股几乎借完了所有它能借到的钱。25家银行为它提供126亿元的授信,截至2019年6月,未使用额度只剩4.5亿元。为了获得融资,力帆控股已经抵押了99.6%的力帆股份。

  基于整个力帆集团糟糕的财务状况,联合信用评级公司调低了力帆股份债券的评级,从AA降为AA-。

  尹明善没了当年的豪言壮志,在亏损9亿元的半年报发布前,拉着老婆陈巧凤、儿子尹喜地 、女儿尹索微,一家人携手减持套现890万元。紧接着三季报发布,亏损26亿元。

  跟尹明善一起减持的人,还有公司的一众高管,毕竟“春江水暖,鸭先知”,对公司最为熟知的一群人开始减持,无疑是对外界透露一个明显的信号:我自己都不太看好自己的公司。

  虽说2019年是汽车行业的至暗之年,但力帆受到的冲击,要远高于行业平均水平。力帆股份公布的产销量显示,前三个季度,燃油车、新能源车产量分别为1.8万辆和1843辆。

  燃油车作为力帆主要发力点,最低的一个月产量只有34辆。2019年前九个月,受国六新标准即将执行的影响,力帆推出活动大力消化库存,www.0400900.com然而燃油车和新能源车合计销量不超过2.5万辆。

  在国六标准已经实行的情况下,力帆还未能推出符合国六标准的车型,原来积压的国五车型面临无法上牌的尴尬境地。截至2019年6月,力帆库存商品在计提2.8亿元的跌价准备后,还有约6亿元的库存商品。如果库存商品中乘用车占比过高,这些成品车辆将面临无法销售变现的风险。

  力帆难以跟上市场需求跟近年来的研发投入紧密相关,近五年来力帆的研发投入均不超过10亿元,且呈现逐渐下降的趋势。研发支出占营收比例亦维持在5%左右,只有2016年达到9%。力帆还积极地把研发投入资产化,以达到增加利润的目的。

  研发投入减少导致产品跟不上市场的恶果正在逐渐显现。一位力帆乘用车的员工告诉市界,“新基地建好之前,大部分工人们都转到三厂,但是三厂很少生产,因为没事干,好多工人都在放假,只拿很低的基本工资”。他透露,还在正常生产的是总厂,但总厂以生产摩托车为主。

  尹明善潜心造车的15年里,乘用车已成为力帆创造营收和利润的支柱,摩托车的地位越来越低,截至2019年6月,摩托车占公司总营收的比例只有24%。而占营收半壁江山的乘用车及配件业务,毛利率暴降11个百分点,只有2.5%,不到普通车企的20%。

  乘用车业务迅速坠落,导致力帆的资金缺链越来越紧张。众多供应商将力帆告上法庭,要么要求兑付票据,要么申请冻结力帆的资产。

  重庆的汽车零部件供应商李哲向市界透露:“我们早就不供货了,原来的货款都没到位,谁还敢供货”。

  供应商不信任之外,力帆汽车的经销商亦走上维权的道路。2019年5月,30多家力帆汽车经销商,聚集在重庆力帆中心门口,身着“力帆还钱”的T恤,向力帆维权。

  汽车主机厂本来就是依靠供应商垫货,经销商帮助销售的运营模式,如今力帆的左膀右臂均反向操戈。

  彼时,力帆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非净利润亏损21亿元,即力帆纯靠经营是亏损的。虽然力帆近三年都在亏损,但2018年的亏损额度是前两年的10倍,说巨亏也毫不夸张。

  久经商场的尹明善力挽狂澜,硬生生地把巨亏21亿元变成盈利2.5亿元,净利润还同比增长48%,营造出一番红火的景象。

  年报截止日的前5天,力帆乘用车公司15万辆乘用车生产基地突然宣布搬迁升级,理由是顺应城市发展规划、降低公司营运成本。这块占地740亩的工厂,恰巧被重庆市两江新区土地储备整治中心收购,价格为33亿元,并且立马就有24亿元到账,力帆因此确认资产处置收益20亿元。

  搬迁工厂都不够填补亏空,还想要盈利,那就干脆转卖股权。2018年12月28日,力帆股份与重庆新帆机械设备有限公司(下称“重庆新帆”)签订协议,将重庆力帆汽车有限公司100%股权转让给重庆新帆,转让价为6.5亿元,又确认投资收益6亿元。

  尹明善在重庆摸爬滚打几十年,本港现场报码白小姐114页PPT:中国新能源汽车产,重庆市政府在力帆危难时刻出手相救可以理解。然而,重庆新帆是谁,6.5亿的价格较重庆力帆汽车有限公司的估值,溢价超过770倍。

  天眼查显示,重庆新帆股权穿透后,属于北京车和家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控制,即车和家创始人李想是实际控制人,这笔交易完成后,车和家获得造车资质。

  车和家实际早就跟重庆市两江新区有过交集,(苑广阔)(责编:车柯蒙、庄红韬)2017白姐祺袍双方曾在2018年8月签约,车和家计划投资110亿在该区建设“智能汽车制造基地”。

  卖掉最为值钱的资产后,力帆的处置资产奏效有限,难以填补26亿元的亏空。力帆股份2019年三季报显示,公司非流动资产处置亏损1.15亿元,即处置资产获得的资金,要小于账面价值。

  这意味着,尹明善已经开始折价处理资产,但为了补充资金,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。

  15年前,砸下20万元进军乘用车行业时,尹明善远不会想到,力帆会走到靠变卖资产度日的这一步。